位置: 网上在线打鱼-热门网上捕鱼-网上捕鱼赚钱【最新】 >> 齐长城 >> 齐长城 >> 正文
  齐长城漫谈    3星级
齐长城漫谈
作者:张学海     来源:网上在线打鱼-热门网上捕鱼-网上捕鱼赚钱【最新】     点击数:     [字体: 字体颜色]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在临淄齐故城做过相当长时间的考古工作,对齐故城及其考古文化有所了解,也对齐故城的保护与利用作出了一定的努力,但对齐文化重要体现的齐长城了解不多。我只对齐长城的西头城段、青石关、穆陵关作过考察:八十年代在本所组织过一次重点勘查,因此对齐长城只有些肤浅的感性认识,缺乏系统深入的了解。九十年代中期,泰安的五位老同志自费由西而东沿齐长城考察了一遍。他们翻山越岭,历尽艰辛,以皮尺作了实测,对现存遗迹作了详细的文字、拍照记录,取得了丰硕成果,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出版了勘察报告《齐长城》。五位老同志的全线实地考察,提供了迄今最为系统的资料,无疑将把齐长城的研究、保护、利用推向一个新阶段。下面我就有关问题谈点很肤浅的想法。

一、齐长城是全国最先修筑的大规模国防工程。

我国在居地修建防御工程起源很早,考古上已在湖南、山东、内蒙等地发现距今七八千年的环壕聚落,就是在居地周围挖宽深的壕沟来保护生命财产安全,尽管这时的环壕主要的是防御野兽侵犯和水患。随着聚落环壕的出现,也就很快出现土围,但却比单纯的环壕加强了防御功能。随着社会的发展,战争的出现,土围环壕聚落将顺理成章地发展为城,这无非是把土围加宽高而已。目前我国发现最早的城是湖南澧县城头山城,距今约六千年,属于大溪文化。其实,山东在90年代也在鲁西阳谷县的王家庄发现大汶口文化早期城的线索,年代也在六千年前后。目前已知60005000年阶段的城,还有郑州西山城,而且采用了原始方块版筑技术,属仰韶文化。50004000年阶段的城已很普遍,各大考古文化区都有发现,尤其是山东地区发现的龙山文化城和城的线索已达2030处,筑城技术有了突出的进步。再经夏代、早商的发展,晚商的城垣夯筑技术已完全成熟。这就是说,在长城出现以前我国至少已经有了3000余年的筑城史,在筑长城的技术上不存在问题。但城的规模小,不能和长城相比,先秦再大的城,城垣总长度不过数十公里,而且地形不那么复杂多变。长城则修筑在国境线上,不仅工程规模浩大,地形也很错综复杂。不仅有平地,更有很多山地。势必跨越河流,翻山越岭,依险而筑,易守难攻,以利防御,因而其难度和耗费人力、财力、物力,同修筑城不能相提并论。所以从筑城引伸到在国境线上修筑长城,不失为先秦国防建设的一项创举,也是雄厚国力的体现,自然也是那个时代政治、军事形势的产物。

这一创举属于先秦齐国,是齐国首先修筑了长城。有的认为是楚国最早修筑了长城,这是把楚国的“方城”当成了长城。方城见于《史记·齐世家》。齐桓公三十年(前656年),桓公率诸侯伐楚至召陵,楚成王派将军屈完御齐。齐桓公自夸兵多势强,锐不可挡,屈完则以楚有险阻可据而对。说:君以德待人就好商量,否则,“则楚方城以为城,江汉以为沟,君安能进乎?”桓公只好和屈完盟约而退,史称召陵之盟,是齐桓公的一项霸业。方城与汉水、长江对举,应该指方城山,在楚国北边境,杜预说方城山的南阳叶县南。《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也提到了楚方城,指的是同一方城山。楚在文王、成王时才开始强大,时当春秋时期。当时的诸侯国以齐、晋、秦、楚最强,而秦、楚各自经营,尚未参与争霸,只有齐桓公屡屡与诸侯盟会,齐、楚都不可能在这时修筑长城。

据春秋后期的政治、军事形势,齐国开始修筑长城应在春秋晚期的顷公、灵公时。齐国修筑长城是由其内外形势所决定。国内形势,齐桓公于公元前643年逝世,诸子争位,政治不稳,国力削弱,齐国未能继承桓公的霸业。外部因素是晋文公自齐返国,于公元前636年即君位,于前632年在城濮(今山东曹县西)大败楚军,楚军统帅子玉自杀,晋文公代齐桓公成为诸侯霸主。文公虽只坐了不到五年的霸主交椅,但死后晋国保持强盛势头达一百余年,对齐构成了重大威胁。但在齐桓公的四子孝、昭、懿、惠公以及顷公初期的40余年中,晋主要与楚争强,主要矛头尚未指向齐。齐顷公6年(晋景公7年、前593年)。问题出现了。这年晋却克出使于齐,却克驼背,进见时顷公母亲躲在帷帐后偷看而发笑,却克恼怒,发誓要报仇。却克返回晋国,成了晋国的执政。齐顷公7年,晋伐齐,齐国以太子疆作了人质。齐顷公10年(晋景公11年,前589年),齐伐鲁、卫,卫、鲁都通过却克向晋国求救,晋使却克为中军,栾书、韩厥为上下军率兵车八百乘和鲁、卫、曹一起伐齐,战于鞍(在今济南市内),齐顷公败回国都临淄。却克追至临淄附近的马陵,要求交出取笑却克的莦桐叔子(顷公母亲),把田陇改为东西向(便于兵车行进),未得逞。最终让齐归还侵占鲁、卫两国的土地了事。第二年即齐顷公十一年(前588),顷公朝晋,欲尊晋景公为王,景公未敢接受。从鞍之战败晋人提出了无罪要求,而紧接着齐顷公朝晋,要尊晋景公为王来看,不仅晋人未把齐国放在眼里,齐顷公也自认困弱,晋强齐弱的态势毕露。此后齐顷公减少范囿,减轻赋敛,赈孤救民,厚礼诸侯,人民附和,直到顷公去世,诸侯未经侵犯。不过只有67年时间,顷公便在公元前582年去世。子齐灵公即位,在位达28年。

齐桓公七年(当晋厉公六年,前575年),晋厉公与楚王战于鄢陵(服虔说郑国东南地),射中共王眼睛,楚败,令君子反死,晋因此益强,欲号令诸侯,求霸。公元前572年,晋悼公立(当齐灵公十年),修旧日功业,实施德惠,“九合诸侯,和戎狄”在位15年,于公元前558年卒。子平公立。

晋平公元年(当齐灵公二十五年,前557年),晋又伐齐。《左传· 襄公十六年》记载,齐灵公“堑防门而守之广里。”此“防”就是齐长城西头那段在平地上的夯筑长城,“防门”就是长城关门,不是引济水的缺口。此句实应断作“堑防门而守之,广里”。是说齐灵公在关门外挖了宽达一里的壕沟据守,是据城及壕沟据守,不是据广里之地而守,今广里村在齐长城南面,村庄及广里之名都可能晚起。但齐灵公并未守住,退至华不注,即今济南市区东北的华山。晋联军把华不注围了三圈,齐灵公侥悻逃回临淄,躲在宫城内不出。晋联军直追至临淄,,进入廓城,如入无人之境,焚烧四廓东去。由此可知齐灵公二十五年前齐已修筑了长城,很可能是在齐顷公十一年以后至齐灵公二十五以前的事,即在公元前588年以后至前558以前的20余年中修筑的,当春秋晚期前阶段。当时可能只修筑了西头的1020里,包括济水以东的约10里平地和平地以东的一段低山上的长城。今济微公路通过广里村东北的山根,90 年代初,公路以西的平地上仍存长城残基,长不到百米,高数十厘米到1不等。路东侧就是山坡,在20余米内地面上的长城已被挖平,见有春秋晚期的文化堆积。再往东,山坡上的长城保存较高,向东延伸,遗迹清楚。公路两侧的长城均用黄生土筑成,夯土特征一致,可知同时筑成,年代约属春秋晚期。由此可证齐国在春秋晚期的前阶段,首先在西南国境线的平地上修筑了长城,并向东延伸到山地上。主要是防晋,当然也包括鲁、卫等国在内。事实上晋常常以鲁、卫等国的联军形式伐齐,而且齐桓公以后北半中国最强的是晋,且齐、晋长期构怨,没有晋国支持,单就鲁、卫尚无力与齐抗争。而晋或晋率领的联军伐齐必由济水以东的平地入侵,春秋以车战为主,平地可以长驱直入,山地则车马难行,故齐首先在最西南国境线的平地上修筑了长城,把济水与泰沂山的天堑连接在一起。其中当然设有关门,即所谓“防门”。防门有如城门,但防门是国门。此段齐长城的位置也说明应筑于春秋时,战国时齐西南的国境线已经南推。

齐长城的东段,一般以为筑于战国时期,由齐宣王或威王所筑,旨在防楚,未必可靠。我以为东段齐长城的修筑时间,可能早到春秋末年到战国早期,为防吴、越而筑。吴国都苏州,本是江南之国,传至王夫差时,国势趋强,北上争强。夫差在位约23年(前495473年),当春秋战国之际。夫差八年(前488),吴会鲁君于曾阝(今山东临沂、苍山一带);九年吴伐鲁;十年筑城邗,沟通江淮,北出宋、鲁之间。夫差十一年率师从海道伐齐。十二年又伐齐,大败齐于艾陵(今山东泰安东南,一说在莱芜东北),至曾阝。十三年召鲁、卫相会。十四年会诸侯于黄池(今河南封丘西南),与晋定公争长。公元前473年,吴王夫差自杀,越王勾践称霸。勾践引兵北渡淮河,和齐、晋等国会于徐州,周元王命勾践为霸主。勾践将淮河地区给了楚国,归还吴国侵占的宋国土地,把泗水以东方百里的土地给了鲁国,《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说:这时,“越兵横行于江淮东,诸侯毕贺,号称霸王”。据蒙文通《越史丛考》,勾践二十四年,还把国都北迁到琅琊(今山东胶南市东南)。总观吴王夫差和越王勾践年间,吴越相继崛起于东南,气势逼人,已代晋构成对齐国的主要威胁。吴越的侵齐,最容易就近从海陆两路由齐国东南境进入。为防御吴越的入侵,齐国可以仿先前防晋而在西南国境线上修筑长城故事,在东南国境线上修筑了长城。此时楚尚未对齐构成直接威胁,莒国仍是齐国的东南邻。蒙文通《越史丛考》认为莒实被齐威王所灭,应在威王九~十四年(前348~前343年)间,当越王无颛三~八年,越王无颛为勾践以后第6王。《史记·楚世家》说楚简王元年(当齐宣公二十五年,前431年)灭莒,不对。《战国策·齐策五》记苏秦说:“昔者莱、莒好谋,陈、蔡好诈,莒恃越而灭,蔡恃晋而亡。”《西周策》宫他对西君说:“邾、莒亡于齐,陈、蔡亡于楚,此皆特援国而轻近敌也。”蒙书认为“此以齐为近敌,当在越王翳徙吴之后,越既徙吴,则莒之去越远而去齐近,若越犹都琅琊。则当为齐远而越近也。”蒙文通所考莒为齐威王所灭,古史家颇多赞同,这比司马迁所记楚简王元年灭莒要晚80余年。也就是说莒国历史比《楚世家》所记要长80余年,实延续到齐威王初期。东段齐长城的位置正为齐、莒的交界线,长城以北为齐,以南为莒,说明东段齐长城是莒亡前修筑,但不是为防莒。莒国即使好谋喜斗,毕竟是小国,不足为齐患。关键是莒国背后的吴越,而且勾践曾迁都于琅琊,就在齐长城东头南侧很近,与莒东西紧邻,吴、越与莒、鲁、宋等结合在一起,就构成齐国的心腹大患,《战国策》“莒恃越而灭”的记载,说明莒、越的确同处一条战线上。故东段齐长城的修筑时间,京戏当在吴王夫差、越王勾践相继北上争霸期间,最晚也不会超过齐威王初期灭莒时,绝不会晚到齐宣王时,如果是齐宣王时修了东段齐长城,那就无法解释他父亲威王已经把疆域南扩到了莒地,为什么他还把长城修在了原先莒国的北国境线上,而不修在莒国的南境?至于后来楚之有莒,蒙文通以为实取于齐,且应在楚顷襄王(前298~前263年在位)时。楚顷襄王大致和齐涽王、齐襄王同时,已处在战国晚期,说明战国晚期楚才开始成为齐东南国境的直接威胁。公元前249年,楚考烈王灭鲁,齐楚形成南北全面对峙的态势,但在战国中期的齐威、宣、涽王时期,齐总体国力极强,楚并未成为齐的主要威胁。故齐宣王为防楚而修筑东段齐长城的说法与当时齐国的实际情况以及战国早中期的地缘政治版图不符,不足信。

概括上文所述,春秋晚期齐为防晋首先在西南国境线上修筑了长城,具体时间可能在顷公十一年以后到灵公二十五年以前的约30年间,开创了在我国建造长城的先河;继而在春秋末年到战国早期,为防吴、越又在东南国境线上再筑东段长城,具体时间可能在吴王夫差、越王勾践北上争霸期间,大约在公元前5世纪前半期内修筑。但这是以两头城段为重点的两次修筑,实际上齐长城全线可能进行了许多次修建,是逐步完成的。西段和一些关口可能较早修建,中段群山上的长城可能较晚修建,开始全线可能并不连贯,后来才联成了一体。史称齐宣王筑长城,也许是他把断断续续的齐长城联接在一起,如同后来秦始皇修万里长城。如此,齐国是最早开始修筑长城的国家,齐长城西头与东头的城段都是我国最早的长城,整体齐长城也是我国最早的长城之一。

二、现存齐长城遗迹有许多都是汉代以后的遗存。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灭齐,统一全国,齐长城总体上也就废弃。但局部的利用不断,直至清末。其中,关卡的重修、改建、废弃、新辟可能一直在进行,历代军事上的局部利用修整,以及义军和山大王利用扩建作寨址的情形应不在少数。因此,现存齐长城遗迹有许多并非先秦齐长城真迹,而是汉以后的建筑遗迹。从泰安5位老同志考察出版的《齐长城》来看,明显可见其中有许多晚期的遗迹。

首先看城墙方面。石砌城段,有的十分完整,墙面整齐,雉堞完好无损;有的墙体基本完整,仅雉堞有所残损;有的雉堞虽已不存,但城面平整无损,且高35米,这些城体全是晚近所筑。道理很明白,如果是齐国所筑的长城,历经二千余年的沧桑,不可能保存得如此完好,而且虽然不能确定先秦的城墙是否已有雉堞,但齐长城上一般不会有雉堞。其实博山一带的石砌长城,早就知道晚清时为防御捻军而建造的。和这些完整的石长城截然不同的是,沿线还有许多已经完全倒塌成石堆的石墙遗迹,成带状随山势起伏,逶迤曲折,估计基本上是原齐长城遗迹。这也证明了那些至今仍完整与比较完整的城段并非齐长城原物。

至于考察中发现的西、中、东段的齐长城复线,究竟是否都修建于齐,是否同时修建了复线以加强防御,还是因为随国境线的变化新修了长城,因而形成了复线,都有待确认。

《齐长城》一书说,有些夯筑的城段,夯土中加了盐,恐属误判。这不过是夯筑的泥土中含碱,筑成城墙后日久反碱的现象,这在山东先秦城市的城墙中常见,并非有意加盐所致。尽管齐国盛产盐,也不至于奢侈到加盐来筑城。

此外,齐长城是否还有未发现的城段,也需考虑。

其次再看关卡。《齐长城》一书讲了有许多长城关卡,大都不是原长城的关卡,而是后期的设置;有些关卡的位置可能未变,但所存遗迹是后来重建的遗迹。例如:长清、泰安交界处长城铺的关卡,为明代所设,可能起于元代。沿莱芜北界,自西而东有天门关、北门关、锦阳关、黄石关、青石关共5关,前4关互相间隔不大,而后4关均在莱芜的北边界,其中北门、锦阳、黄石关3关偏西,互相距离很近,青石关居于莱芜东北界。自天门关至青石关这段长城不过5060公里,竟有5个关口,显然大部分不是齐长城原有的关口。从齐长城经过章丘、莱芜、博山接境地带的地形及有关文献分析,齐长城应有青石关。但现青石关关址已非原来的遗迹,而属晚近重建。这从楷书“青石关”题记、关北门的石法券门洞、东山顶的炮台和独轮车车辙等遗存便知。这些均非先秦所有,很可能是清代重修,也许和博山的长城一起重建于防捻军时。

东段的穆陵关有南北两道长城,东西两端与长城合一,形成类似后来的翁城。但其规模甚大而不规整,形制特殊。是否初建时就是如此,还是本来是一道长城,只因关址移动而形成南北两道长城?或者开始是单线长城,后来为了加强防御功能,修建了复墙,形成了“瓮城”。果真如此,那么谁先谁后,复墙修建于何时,这些疑问目前都不能解答。

尽管齐长城长达1500余公里,但为了有利防御,不可能设置很多关门。估计防门、青石、穆陵构成了齐长城西、中、东段的主要关口,当时的关门应为木制,平常有军队驻防。此外还应有些便门,以利人民商贾来往。秦始皇统一全国后,齐长城失去了现实意义,且对经济文化交流造成阻碍,为便利交通,不仅齐长城的关口在继续延用,而且不可免地将开辟一些新通道,确定哪些是齐长城原来的关口,哪些为后代所开,尚需今后作出努力。

三、关于齐长城的保护、研究与利用。

文物的保护、研究与利用,是文物工作的中心内容。保护是基础,利用是目的,研究是实施保护、发挥作用的前提。古代物质文化遗存并非都是文物,必须具备历史、科学、艺术价值的物质文化遗存才是文物,只有通过研究才能得知物质文化遗存是否具有文物价值及价值的大小。文物的价值一般都不是立即被确认和迅速被透彻认识的,往往需要或短或长的研究过程,常常有待新发现,有赖于考古学、文物学、史学以及用其它相关学科的发展提高。许多文物的重要价值都是在发现以后很久才被认识的。尤其是那些古老的物质文化遗存,而且年代愈早存留的遗物愈少,蕴藏在背后的价值愈不容易被认识。所以对古代的物质文化遗存前提是先保护,不能任意丢弃毁坏,以免遗弃了重要文物,但文物的价值并不是以年代早晚来定的。文物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体现了一个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和文明水平,是研究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和文明进程的极其珍贵的实物资料,对恢复本民族历史,继承与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增强民族自信心自豪感,自立于现代民族之林,具有重大深远的意义。尤其我国是世界上唯一历史从未间断的国家,具有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有着万年以上的文明起步和6千年的文明史,留存了十分系统而丰富的文物,其中许多文物的影响,已超越国界,构成全人类的文化遗产,体现了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作出的贡献。采取博物馆陈列、旅游、影视、书本等形式展示我国精美多彩的文物,将成为人民大众学习我国光辉历史、灿烂文明,接受历史唯物主义教育的第二课堂,为中华民族的和睦团结与民族振兴注入强劲的活力,为提高我国的国际形象产生重要影响。

就齐长城而言,目前第一要务是切实贯彻文物法规,加强全线遗迹的保护,力求保持现状不变,尤其要绝对防止所谓开发、环境建设的破坏。在保护现状的基础上抓紧制订齐长城保护、研究、利用的整体规划。研究先行,分级保护,重点利用。

1.研究先行。由于现齐长城遗迹既有先秦齐国的长城遗迹,也有许多后期的建筑遗迹,不同时代的文物古迹具有不同的历史科学价值,在保护上也是要分别对待,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一概说成齐长城,误导人民大众,避免以其昏昏使人之昭昭,贻笑大方。因此,齐长城的“保研用”三者,必然研究先行。以泰安5位老同志的考察成果为基础,由文物考古人员重新进行系统考察。力争基本查明:齐长城各段的始建年代,现存齐长城遗迹中那些属于齐国修建,哪些城段属于后来修建;大致建于何时,是否在齐长城的基础上起建;西、中、东段的三条复线是同时修建的还是建造时间有先有后;除了已发现的齐长城以处,是否还有未发现的城段;现存关卡中哪些为齐国长城的关址,有无当时的遗迹;哪些为后代的关卡,大体建于何时;残存的许多石房、寨址的性质,是齐军的营房,还是后代军队的住房,有的会否是山大王的寨址等等。只有对这众多问题有了基本答案,才能对齐长城文物有比较深入的认识,才能为齐长城的分级保护和合理利用提供一个科学基础。

2.分级保护。齐长城遗迹类似齐鲁故城这类大规模的古城址,延用时间都很长,尽管秦始皇统一全国后,齐长城只是局部地被沿用,但因此包含了不同时代的建筑遗迹,不同时代的建筑遗迹其文物价值不同,不能不分轻重主次一视同仁地给予同等的保护。即使先秦的齐长城也要视情况区分主次,分别给予重点与一般保护。这里所说的主次、重点与一般是以现存长城遗迹不分早晚都必须保护为大前提的。在此大前提下区分轻重、主次。齐长城这项文物的重点是先秦齐国的长城,特别是重要的城段与关址等,例如齐长城的两头城段、保存较好的城段、反映当时建筑水平的遗迹、驻防遗迹、烽燧遗迹更是重中之重。后期的建筑遗迹也要区分轻重,例如后期沿用、重修、新开辟的关口,博山一带防捻军的城段(很可能利用了齐长城的基础,或者在齐长城的内外侧起建)等,也应作重点保护。因此,我以为现存齐长城遗迹至少应分三级进行保护。一级保护是重点保护:先秦齐国的长城遗迹,其中再区分为重点与次重点两个层次。二级保护:主要是后期所建和重要城段、关卡等。其中有重要价值的也可考虑作次重点保护。三级保护:后期所建的一般性建筑遗迹。

依据齐长城文物的三级保护,划定相应的保护范围,把齐长城的保护同人文自然风景带建筑结合在一起。

3.重点利用。齐长城横贯山东中部东西,自黄河东岸至黄海,穿山越岭,逶迤曲折,绵延1500公里,穿越众多地市和市县区,况且先秦的齐长城大都早已倒塌,地面上大都只见残迹,相当城段连残迹也已不存,和万里长城不能同日而语,目前难以整体利用。但齐长城毕竟是我国最早修筑的长城,大半的齐长城仍留存着遗迹,有的地段残基清晰,随山峦起伏,气势宏伟。从一个侧面直观地展示了齐国的一段历史和春秋诸侯争霸、群雄角逐的形势,因此应当进行重点利用。其实万里长城现在也只是重点利用,而且开辟为旅游景点的主要是明长城。如果加强齐长城的保护,逐步建设成高品位的人文自然风景带,纳入旅游区线之中,重其点利用前景无疑十分看好,可望获重要的社会与经济效益。

在齐长城的利用上,有一点不应忽视,即把齐长城作为历史、乡土教育的形象教材,以了解本省与家乡历史,激励爱省爱乡情怀。由学校共青团、工会等机构组织学生、青壮年职工,与远足、登山、节假日休闲等活动相结合,就近游览长城风景带,逐步扩大当地民众游览齐长城的比重,代代相传,形成传统,以促进齐长城的保护与利用,促进保护文物社会意识的形成。

当前,关键是在保护齐长城现状的同时,首先提出齐长城保护、研究、利用的总方案,并立即组织对齐长城的研究,以便制订保护、利用总体规划。齐长城涉及面很广,涉及保护方面的问题很多,一个科学合理可行的总体规则,需要相关部门和市县区共同协商制订。而且真正做到有效保护,需要相关各地政府的支持和社会各界的参与。在齐长城的保护、研究、利用上,山东省人文自然遗产保护与开发促进会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这次由山东省人文自然遗产保护与开发促进会召开的“保护利用齐长城人文自然风景研讨会”,是齐长城保护利用的首次专题研讨会,将推动齐长城“保研用”的发展。“保护利用齐长城人文自然风景带”的提法非常好,把文物保护利用、环境建设和旅游观光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实际上指出了齐长城保护利用的方向。齐长城穿山越岭,但大都倒塌,它的保护只有和生态环境建设相结合,形成优美的人文自然风景带,使人文、自然互相辉映,才能实现有效保护,形成重要的旅游景观,发挥作用。齐长城的研究,凡知识界的有志之士均可进行,山东省人文自然遗产保护与开发促进会可以起组织促进作用。这次研讨会就是对齐长城文物的一次重要研讨,但侧重于如何保护利用上,主要从工作上考虑。前面说到,齐长城还有许多学术方面的问题,都没很好解决。这些问题不给予解决,就会影响齐长城的有效保护与合理利用,当然也就无法制订科学合理的保护利用规划。因此从工作顺序和各个环节的逻辑关系来说,齐长城的学术研究应该先行,包括现场考察与室内的综合研究。省人文自然遗产保护开发促进会在这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对齐长城文化遗产的研究事实上也已起步,只要下一步集中精力先解决齐长城的基本学术问题,在“十一五”期间对齐长城再作系统全面考察,出版论文集,预期就将可望取得齐长城主要学术问题的基本认识或形成倾向性的意见。从而使齐长城这项重要文化遗产在更高层次上得到永久保护和科学利用,成为山东人文自然遗产保护利用的范例之一。

  • 上一篇文章: 关于齐长城保护利用的思考

  • 下一篇文章: 也说齐长城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最新5篇热点文章
     救救“长城之父”
     立法保护齐长城已刻不容缓...
     孟姜女与齐长城
     齐长城沿线是天然地质地貌...
     穆陵关:湮没于历史尘埃中...
     
     最新5篇推荐文章
     救救“长城之父”
     简述齐长城的价值
     浅论有效保护利用齐长城人...
     从民间传说看齐长城由来
     
     相 关 文 章
     


    网上在线打鱼是一家拥有顶级信誉的网上娱乐平台,游 戏操作简单、存取款快捷的,热门网上捕鱼成 为玩家优选的游戏体验,欢迎点击进入网上捕鱼赚钱【最新】 了解更多优惠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