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网上在线打鱼-热门网上捕鱼-网上捕鱼赚钱【最新】 >> 人文山东 >> 古往今来 >> 历史回眸 >> 正文
  苏轼与“密州市舶司”之设立   3星级
苏轼与“密州市舶司”之设立
作者:文/邹德祥     来源:齐鲁晚报     点击数:     [字体: 字体颜色]
 
2010-03-06 11:50:50  
 
    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北宋五大市舶司之一——“密州市舶司”的设立,竟与苏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苏轼知密州时对板桥港的军事、商业地位知之甚深,后来自己在朝中掌握实权,促成板桥镇升格为县(胶西县),并在此地设立密州市舶司。
 
    宋时市舶司的任务主要有四个:一是检查出入海港之船舶,二是向商船征税,三是收购政府专卖品,四是管理外国商人。其功能,类似今天的海关。
 
    苏轼知密州时,板桥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镇子,属高密县。那时密州治诸城、安丘、高密、莒县四县,是北方的滨海大州。诸城信阳镇(今属胶南)、莒县涛洛镇(今属日照),当时均为大型盐场,而高密县的板桥镇(今胶州市),更是北方沿海最为繁忙的大型海港。
 
    板桥镇地处胶州湾西北角(当时尚无“胶州”之称,元时始置胶州),港阔水深,万商云集。由于当时契丹占据半个渤海(宋与契丹以白沟河即今海河为界),今山东、山西、河北等地的物产外运必须走板桥港,南方、海外货物要进入宋朝北方,也必须通过板桥港转运。这就是《宋史》所说的“登莱高密,负海之北,楚商兼凑”。板桥港具有如此重要的位置,那么当它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朝廷便不能不对它特殊对待。
 
    话说朝廷派往高丽的使臣杨康功从板桥港出发,海上遇大风浪,险些丢了性命。回国后杨康功向朝廷请示说,高丽人建议在板桥镇建海神庙,一来表示对海神保佑的感恩之情,二来也便于中外船民敬神礼佛。对这件事,苏轼作为密州知州,他不同意。 苏轼说,板桥镇地势低湿,且地方窄狭,不宜在此地建海神庙。他建议杨康功把海神庙建在“文登”地面,最好是“因古庙而新之”。苏轼常把登州称为文登,其实就是要杨康功把海神庙建在登州海边的某个地方。杨康功没有采纳苏轼的意见,尽管板桥以东不远即为登州辖境,他还是将海神庙建在了板桥镇。这让苏轼颇感不快。
 
    卸任密州前后,苏轼并没有提出在板桥镇设置“市舶司”之事。当时朝中“新党”人物正忙于“变法”与争权,根本顾不上这档子事,他即使提出来,十有八九也会石沉大海。情况正是如此。接替苏轼任密州知州的范锷建议朝廷在密州设立市舶司,在板桥镇设置抽解务(税务机关),结果朝廷毫不理会。此时,被“乌台诗案”差点整死的苏轼,正在黄州“东坡”,过着苦难的日子。
 
    元丰八年,38岁的宋神宗死去,太子哲宗年幼,神宗母亲宣仁太后临朝听政,次年改年号为“元佑”,意为重新启用元老重臣佑护国家。政局变化极快,宣仁太后将神宗罢去的老臣一一请出,并让司马光为宰相,“尽复祖宗之法”。司马光立即任命苏轼为登州(治所为蓬莱县)知州。
 
    苏轼重返山东。他从鲁南直奔密州(诸城),故地重游,感慨万端。由诸城去登州必走板桥镇,苏轼在板桥稍事停留,但见此地发展甚快,奢华风光今非昔比。这里建起的高丽亭馆极尽富丽,对此他十分不满,认为外国人在中国如此铺张,百姓负担太过沉重。看到杨康功建的海神庙,他也觉得不是滋味。同时他也看到,板桥的行政架构只是个普通镇子,对商船管理十分薄弱,偷税漏税只是其一,违禁物品(比如军械、铜铁、硫磺、书籍等)出境,禁榷货品逃避检查(走私),也是在所难免。他觉得这里的管理要上水平,管理体制必须有所创新。
 
    到了登州任上,苏轼又发现板桥港的军事管理非常薄弱。原来,登州虽是边防重地,需要防御契丹从辽东半岛入侵。然而相邻的密州军人不够用,这几年都要从登州分兵一百人,其中四十人给板桥镇,六十人分给信阳、涛洛二盐场。这样,苏轼不但为登州海防担一份心,同时也深感板桥港确实需要加强军事管理。在登州仅仅当了五天知州,苏轼又接到命令,奉调回京。回京后很快被提拔为翰林学士、知制诰,成为官场上通天的人物。凑巧的是,那位密州前知州范锷,这时也在朝中为官,而且直接管经济,职务是“金部员外郎”。范锷五年前建议设立密州市舶司、板桥抽解务,结果不了了之。现在政局已变,早已是“死了皇上,换了朝臣,变了天下”,于是范锷的“板桥梦”重新变得迫切起来,他要为自己曾经治理的地方再次尽一把力。
 
    范锷开始联络了解密州情况的人,一起给朝廷上书,再次要求在密州设立市舶司。那时已是元佑三年,范锷等人上书说:“广南、福建、淮浙贾人,航海贩物至京东、河北、河东等路,运载钱帛丝绵贸易,而象犀、乳香珍异之物,虽尝禁榷,未免欺隐。若板桥市舶法行,则海外诸物积于府库者必倍于杭、明二州,使商舶通行无冒禁罹刑之患,而上供之物免道路风水之虞。”从这个报告中可以看出,设立这个市舶司不是为了赚钱,完全是为了加强商业管理,保证国家安全。
 
    结果是令人振奋的——这一次,朝廷批准了范锷等人的建议:“乃置密州板桥市舶司”。具体的安排是,板桥镇从高密县析出,以板桥镇改设胶西县。这样,密州多了一个县,而在宋朝北方沿海,终于有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国家级的“海关”。这一年,是公元1088年。
 
    密州市舶司是当时宋朝三大市舶司之一。另外两个是:广州市舶司,泉州市舶司。泉州市舶司之设,仅比密州早一年。而杭州、明州(今宁波)两市舶司此时处于关闭状态。
 
    800年后,现代化的巨轮取代了早先的蒙艟帆樯,青岛港取代了早已落寞的板桥港。但是,新青岛不可忘记老板桥,今天的山东人不可忽略了先贤苏轼、范锷。他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山东文化史写下灿烂一页。作为后人,应该从中深有所悟。
 
 
  • 上一篇文章: 天山的女儿 把第一面五星红旗插上藏北高原

  • 下一篇文章: 孔子墓1966年蒙难记:几天的破坏几百年无法恢复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最新5篇热点文章
     捕鱼游戏大厅的代表人物
     胡总书记在聊城
     “文圣”孔子
     昌乐骨刻文是甲骨文的源头...
     走出30多位共和国将军 乐亭...
     
     最新5篇推荐文章
     我的“生态摄影”观
     2008年度世界野生生物摄影...
     网络搜索有助中老年人锻炼...
     季羡林
     中国最美六大古镇古村
     
     相 关 文 章
     


    网上在线打鱼是一家拥有顶级信誉的网上娱乐平台,游 戏操作简单、存取款快捷的,热门网上捕鱼成 为玩家优选的游戏体验,欢迎点击进入网上捕鱼赚钱【最新】 了解更多优惠资讯